校徽的故事 王加强 21902

80年代,在华南工学院更名华南理工大学之际,我还在建筑学系上研究生,一天系里的史庆堂教授找到我,说学校正发起校徽征集,让我也做几个方案送去。

当时在国内有特色的校徽很少,一般都是采用扁长方型的毛泽东手书所题校名,而且都采用红、金、铜、白、黑等颜色。实际上很多学校名并不是毛泽东亲笔题写,而是将相关的校名题字拼揍而成。

从我当时所收集到的资料来看,一般校徽大致可分为三类:一类是以动物为主题,如欧美许多私校;另一类是选用标志物,如历史性建筑物、钟、剑、盾、书等;再就是第三类,即以喻意或文字组合构成,如同济大学校徽的划龙舟图形喻意同舟共济,北京大学校徽的篆书北大 文字组合为主题等。

华工与国内众多的大学一样是五二年的产物,虽也可追朔较悠久的历史,但毕竟名称不同,且并没有徽章沿用下来。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我当时主要将思路集中在两个方向,一个是历史性建筑物,也即传统路线,如建筑红楼、一号楼、校门、图书馆、南侧门旁的石牌坊等,最后选用了石牌坊为主题,因为石牌坊的造型在国内是独一无二的,很具象征性和历史性,传递出厚实、庄重和严谨的信息,方案由金色的石牌坊图案和红色的圆形衬底构成,边缘一圈是黑色的英文校名。另一个思路是走现代路线,从构型、色彩、表达上突破当时国内袭用的手法,采用棱形的外观构型,以深蓝色和白色为基调,将英文校名缩写SCUT字母打散重构,运用视觉艺术原理中图-底互衬的法则,使其融为一体。当视觉将深蓝色作为底时,白色的CUT字母是图;反过来以白色为底时,则深蓝色的S即是图;如此交替往复形成视觉印象。颜色的考虑源于传说中智慧之人血管里流淌着深蓝色的血液,深蓝色也意味着沉稳与理智,而白色则代表了纯洁和神圣,喻示着高等学府、学术殿堂的崇高。在这个方案设计中,字母T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元素,它由横竖交叉的金色线条组成,隐喻着秩序与逻辑,形态有别于其它字母,它比较活泼舒展,能起到均衡整个图案的作用,又使构图不至于太死板。

两个方案送到了学校,接下来是石沉大海,大概过了一、二年,忽然一天校方通知我去2号楼,说校徽的事有眉目了,书记、校长、有关部处长座了一屋子,我到那儿之后才知道是选中了字母组合方案,石牌坊方案因石牌坊是老中大留下的,是否属于华工还有争议,所以不能用作校徽,后来被当时的外事处长陈烈强先生用来制成钥匙牌之类的校方小礼品。谈到字母组合方案,基本获得一至赞同,但要作出修改,时任华工党委书记庞正先生要求将T子横向的线条改短,也就是现在大家所看到的那样,他说改短后更象一把丁子尺,此是后话,不表。

这是一桩过去十几年且鲜为人知的往事,有些细节连我自己都渐渐淡忘了,因最近要召开第二次湾区华工校友会,朱跃生校友与我联系,电话中不意间聊起了网页上校友会的LOGO,是他儿子设计的,让我提点意见,我听后笑了起来,我说校徽就是我设计的,你大概还不知道吧,他顿感惊讶,于是就有了校友会上介绍校徽的小插曲。在华工学习工作了二十多年,能为母校做一点小小的事情,深感欣慰。